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

时间:2019-11-13 11:07:06 作者: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 浏览量:91621

       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  “依我哦,”江雁容说:“最好导师跟着学生走,从高一到高三都别换导师,又减少问 题,师生间也容易了解!”  江雁容放下纸条,望着康南。她想起以前曾和何淇谈起朱自清的给亡妇一文,认为朱自 清有点矫揉造作,尤其最后一段,因后妻不适而不上坟,更显得他的虚情假意,而今,她们 竟拿出朱自清的给亡妇来提醒康南的亡妻,这是相当厉害的一针。她把纸条铺平,淡档的说:“康南,你一生高傲,可是,现在你却在忍受这些!”“我当初没有要人说我好,现在 也不在乎人说我坏!”康南说,把纸条撕碎了。“康南,”江雁容审视着他:“你是在乎 的,这张纸条已经刺伤了你!”“我不能希望她们能了解我,她们只是些毛孩子!”

         “我知道你的心,但是我怕命运,很多时候,我们是无法支配命运的。”“你认为命运 不会把我判给你?”  像是回答他的话,她的头转侧了一下,她的睫毛动了动,朦腚胧胧的张开了眼睛,她吐 出一声深长的叹息,嘴里模模糊糊的,做梦似湍说了几个字:“康南,哦,康南!”李立维的脸扭曲了,他的手握紧了床柱,浑身的肌肉都硬了起 来。江雁容张大眼睛,真的清醒了过来。她望着木立在床边的李立维,想起刚刚发生的事, 她知道她和李立维之间已经完了!他们彼此已伤害到无法弥补的地步,转开头,她低声说: “立维,你饶了我吧!世界上比我好的女孩子多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  “嗯。”江雁容沉默了一会儿。  教书已经二十年了,不是吗?二十年前,他在湖南省×中做校长,一个最年轻的校长, 但是学生欢迎他。直到三十八年,共产党扬言要杀他,他才连夜出奔。临行,他的妻子若素 递给他一个五钱重的金手镯,他就靠这个手镯逃到香港,原期不日就能恢复故土,谁知这次 竟成了和若素的永别。若素死于三年后,他得到辗转传来的消息已是五年后了。若素,那个 沉默而平庸的女人,却在被迫改嫁的前夜投水而死。他欠若素的债太多了,许多许多深夜, 回忆起他和若素有过的争执,他就觉得刺心的剧痛。现在,若素留给他的只有一张已经发黄 的照片,照片上的人影也模糊了,再过几年,这张照片大概就该看不清楚了,但,那个心上 的影子是抹不掉的,那份歉疚和怀念也是抹不掉的。若素死了,跟着若素的两个孩子呢?他 走的那年,他们一个是七岁,一个四岁,现在,这两个孩子流落在何方?国家多难,无辜的 孩子也跟着受罪,孩子有什么错,该失去父亲又失去母亲?  清晨,李立维从睡梦里醒来,发现江雁容蜷缩在床角里睡着了。被单上泪痕犹新,脸上 布满了委屈和受辱的表情,一只手无力的抓着胸前的衣服,显然是哭累了而睡着了。想起了 昨夜的事,李立维懊悔的敲了敲自己的头。“我疯了!”他想:“我不知道在做什么!”望 着那蜷缩成一团的小小的身子,和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,他感到心脏像被人抽了一下。他了 解江雁容那份纤弱的感情,他知道自己已在他们的婚姻上留下了一道致命伤。俯下头,他想 吻她,想告诉她他错了,但他不忍再惊醒她。拉了一床薄被,他轻轻的盖在她身上。悄悄的 下了床,他到厨房里去弄好早餐,她依然未醒。“可怜的孩子!”他怜爱而懊悔的看着她: “我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  “算了吧!台风转向了。”  “康南是对的,我们最好是到此而止。”她苦涩的想。“要不然,我会毁掉他的声誉和 一切,也毁掉我自己!”她面前似乎出现了一幅图画,她的父母在骂她,朋友们唾弃她,陌 生人议论她……“我都不在乎,”她想,“可是,我不能让别人骂他!”她茫然的看着黑 板,傍徨得像漂流在黑暗的大海上。  “怕鬼。”叶小蓁说。“那你就装鬼来吓唬她,我告诉你怎么装,我有一次装了来吓我 表姐,把她吓得昏过去!”程心雯说。

         江雁容望望那两片花瓣,并不伸手去接,又把眼光调回到康南的脸上。她的眼睛亮了, 那抹惊惶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梦似的光辉。她定定的看着他,苍白的脸全被那对 热情的眸子照得发亮,小小的嘴唇微微悸动,她的手抓住面前的一张椅子的扶手,纤长的手 指几乎要陷进木头里去。  “好,”康南笑着说,接了过来:“今天总算小有收获。”  “因为和康南谈天真不错,他又肯听人说话,告诉他一点事情他都会给你拿主意。不 过,他的烟真讨厌!”  “叫妈妈!”江麟轻蔑的笑着:“妈妈才不管呢!”

         2.有土可种桑麻,有水可养鱼虾,有人非你非我,有马可走天涯。(打一字)3.一 轮明月藏云脚,两片残花落马蹄。(打一字)  “那你也要为我痛苦的活着!”康南固执的说:“已经有一个女人为我而死,我这一生 造的孽也够多了,如果你再讲死字,不如现在就分手,我要看着你健康愉快的活着!”

         “你再闹我要生气了!”江雁容喊:“那里有强迫人给你画像的道理!你不会去找雁 若!”  “现在,你才真像康南了。”江雁容微笑的说:“以后不要再像刚才那样呕我,我最怕 别人莫名其妙的和我生气。”  李立维被刺伤了,他大叫着说:“嫌我穷你就不要嫁给我!你心里那个鬼康南也不见得比我阔!”“他比你体贴,比你 温柔,比你懂人事!”江雁容也大叫了起来。李立维立即沉默了下来,他盯着她,紧紧的闭 着嘴,脸色变得苍白。江雁容走到床边,坐在床沿上,也不说话。许久许久,李立维才轻轻 说:“我早就知道你不能忘记他,我只娶到了你的躯壳。”